16 篇文章

影評 <電流大戰>假想敵因為想法狹隘,變成真敵人

2019-08-04 11:12:57


(無雷區)在看過諾蘭的”頂尖對決”後,對Tesla(特斯拉)及Edison(愛迪生)兩人有了很深的印象,尤其是Edison與小時候被植入的印象差很大,而開始懷疑人生(?),喔不,是對於小時被灌輸的”偉大發明家”印象有了改觀。

這次在電影院外等待時,看到”電流大戰”的海報上改寫Edison的名言,原文是: “Genius: one percent inspiration and 99 percent perspiration."(天才是一分的天分,加上九十九分的努力),但在海報上則是:天才是一分的天分,加上九十九分的手段,覺得海報文宣令人不禁會心一笑。

在寫這篇文章時,看到本片是2017首映,但為什麼2019年7月才上映?後來在網路上看到:《電流之戰》於2017年9月9日在2017年多倫多國際影展上舉行首映禮,而美國院線部分原定於2018年上映,但因原發行商溫斯坦影業的創辦人哈維·溫斯坦的性醜聞爆發而受阻。在換了發行商後,該片終於能在2019年上映。(引自https://hk-douban.over-blog.com/2019/07/2019-80.html )

 

(爆雷區)我們先來聊聊故事軸線:主要圍繞三個主角:Edison, Tesla, Westinghouse(西屋電器創辦人),故事前半幾乎都圍繞著Edison與Westinghouse兩人為了直流電、交流電哪個才是王道的彼此攻防,而後半則是因為Tesla從Edison陣營跳出、自力更生,再到加入Westinghouse陣營後,情勢開始對交流電一方有利,再到兩方爭奪萬國博覽會電力與燈泡供應的標案,當然,這是表面上的故事主線。

實際上都是圍繞著Edison個性的黑暗面:從一開場開口閉口都是錢,到因受人景仰而走到哪都有人在要簽名,再到白熾燈的發明其實是來自整個研發團隊,卻被Edison搶了功勞的描述角度,而後來更是極力否認自己曾協助行刑電椅的發明,卻被自己過去與美國官方通信白紙黑字的信件打臉。

而揭發這件事的Westinghouse則被描寫成誠實可信的商人,實際上,在白熾燈發明後,挖角Edison的首席助手的人是Westinghouse,也因此讓Edison對於專利被偷走相當地怨恨,而電影中每每當Westinghouse要做不道德卻符合商業利益的決定時,總會出現他良心掙扎的場景,試圖把他的不道德合理化,甚至在故事的結尾,收在Westinghouse認為Edison不該在直流、交流上執意築一道牆---Edison的心胸狹窄,而是把牆打掉,兩人一起有更大的庭院(市場),明著點出敵人可以不是敵人、是因為你狹隘的想法狹隘,把對方變成真敵人。

甚至中間為了描寫Westinghouse是極其誠實的商人,描述的方法,是Westinghouse說自己小時被爸爸打的經驗,當”打人道具”壞了,Westinghouse甚至”主動地”提醒父親還有甚麼”物品”可以用來繼續打自己(電影院聽到這個過度誠實的台詞,都笑成一片),某種程度上,覺得Westinghouse有點被過度神化的fu。

但這兩個角色的中心思想其實極其相似:都是為了在歷史上留名,而無所不用其極,而且不只想贏,還想贏得漂亮---即使知道自己道德上有很多瑕疵,還是想要營造自己是完美的形象,像是前述所說Edison極力否認自己曾協助發明殺人工具,試圖不與自己之前說過”不造殺人工具”的話自相矛盾,也試圖讓自己在某種程度上抹黑交流電是殺人工具上,維持口徑一致。

而Westinghouse同樣想在歷史留名,創立攜Westinghouse Electronic Company,希望Westinghouse 這個品牌名稱能夠一直延續。兩人也都為了保留其名聲,付出不小代價:Edison是在經濟困難時,堅持不賣出留聲機,因為認為是一個未完成品;而Westinghouse則是擔心把公司賣給他人,接手者會玷汙自己以姓氏一手創立的公司,而在打算賣出後改變主意。

在這樣的前提下,兩人同樣遭遇經濟上的困難,也都在電影中被點出這兩個人雖然都是為了留名,但某種程度上,也都是為了付薪水給底下的人,一直遭遇不少困阻、進而做出許多艱難的決定。

說到這裡,看出來了嗎?兩方從一開始可能成為朋友,到後來的壁壘分明與對峙、勾心鬥角,再到收尾時兩人交談時的回首來時路,的確會讓我想到”頂尖對決”。不過故事中在Westinghouse角色上多了一些夢境上的描述,彷彿他才是全片主角。

這部片的主角是Westinghouse,而非Edison?因為在兩人對照下,Westinghouse總是在格局上略勝一籌,例如萬國博覽會標案過程,Edison被自己的公司除名、以至於Edison的大助理在Edison的暗中教戰下,代表公司說服標案評委,中間過程精細而縝密,把一個小時的Demo時間用好用滿,對照之下,Westinghouse只是直接發說明小冊子,並說了一句”We’re much cheaper.”就拿到標案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前述的萬國博覽會標案過程中,Edison的大助理忙著依照Edison的指示攻擊對手:即使是7歲的小女孩也可能因為碰到200mA交流電而死,但最後評委只問了一句:如果是直流電,她也會死嗎?鏡頭留在大助手的啞口無言。

會說Westinghouse可能才是主角(也許有贊助本片?XD)故事至少出現四次Westinghouse在生活中遇到的困境與順境時,都會帶在Westinghouse的夢裡,夢裡的他是一名穿著看似美國南北戰爭時期(1860前後)的士兵,被人用槍指著,當Westinghouse在現實生活被打趴、無力回擊時,夢中的對手就準備開槍;當Westinghouse在生活中看似逆轉、局勢未定時,夢中的他即使被槍指著,卻開始高談槍的用法,彷彿在心態上已經佔了上風;似乎Westinghouse的心境是故事的一大重點,但即使我看完本片,還是對於缺法人性的Westinghouse無感,對他的心境毫無興趣。

 

而Tesla從一開始擔任Edison的眾多助手之一,而在電影中的描寫下,Tesla把Edison說的玩笑話當真:只要你能打敗我,我給你50,000。當Tesla向Edison提出讓交流電能穩定電壓傳輸的可能解決方案後,Edison其實正在為了怎麼發薪水而發愁,直接挑明對Tesla說那只是個玩笑,Tesla就拂袖而去了。

 

Tesla其實就和眾多的Geek一樣,對經營不熟悉,導致原本投資他的資方在停止投資後,專利/技術/點子直接成為資方的財產,與Tesla的認知不同,對他來說,等於自己的心血被騙走,這也讓他接下來與Westinghouse 一開始的合作充滿不信任。但我比較疑惑的是,如果Westinghouse如果真的如他所說的方式給Tesla報酬,Tesla應該是富翁,而不是年老時,窮到死在某一家旅館中。

而如果以前述的Geek不懂經營,那Edison或許可以算是科技界的經營天才(想到賈伯斯),例如會利用媒體放假新聞(所以假新聞一兩百年前就有了)抹黑對手,開戶外大型記者會、把功能展示當成一場show來經營(在紐約證交所前舉辦大型白熾燈Demo)。

我還記得之前在看電影史時,Kinetoscope(早期的電影放映機)的發明(由Edison找感光底片 & 他的助手Dickson則幫忙解決機械上的問題解決)一開始不被Edison看中,因為Edison覺得這個東西沒有市場,但當時仍以一個人頭來收費,所以才有所謂的”五分錢戲院”,甚至一開始Kinetoscope是只租不賣(後來才開始量產),每每看到這段,都會想起Bill Gates是如何經營Windows的,兩者都很有現金流的觀念。

而中間不斷出現的一個地點就是尼加拉瓜瀑布,包含開場攝影師拍攝瀑布、Edison曾和妻子度蜜月的地點、Tesla向Westinghouse提出想拍攝尼加拉瓜瀑布,到最後一場、回到和開場一樣的瀑布拍攝等,不斷出現此串場元素。

故事有兩個較大的轉折點,第一個是備受世人尊重、連法官都一面倒地支持Edison與Westinghouse針對交流電是否會致人於死的官司下,Westinghouse靠著公開Edison協助政府提供發明、測試建議的私人信件,嚴重損害Edison的可信度,才讓Edison從神壇跌下來;第二個轉折點則是Edison與大助理的對話,大助理看得出大勢已去、希望Edison不要再為了要與過去言行一致而不願轉換陣營。

(以下是大致對話,我沒有逐字抄下來)

“If you switch system tonight, you can still win.”

“I could only build the wall as high as possible, or the vulture will come.”

“…I admire your principle the most…”

“His current kills people.”

“Only because you said it would. Admit you’re wrong. You can still win.”

 

 

整體來說,劇本描述三個角色都是中規中矩,即使Edison遭遇喪妻、Westinghouse的妻子比Westinghouse更像商人,似乎想要透過兩人的家庭生活讓大家更瞭解這兩個人,的確是比較了解了,也有戲劇性的點,但情感上缺乏戲劇張力,看完不會特別喜歡或討厭Edison或Westinghouse;以著重在兩人在歷史上做過甚麼、如何互戰的脈絡,看完後比較像是一部史實片還是歷史書,不像在看電影,這是我認為很可惜的一個重點。
 

攝影方面:有許多搭配建築物或地景產生構圖上的不穩定或是斜角構圖、破水平等,來明示角色的心理狀態或是佔上風、居下風;也有許多用視覺說故事的方式,我最喜歡的是在一場,Edison被以自己為名公司的董事會成員架空權力(有沒有讓你想起誰?是的,賈伯斯),採用前景物品因靠近鏡頭,看起來比相對遠的Edison所佔的比例大,當然這種鏡頭其實不算少見,但很適合放在這樣的場景下。

 

還有一幕是死刑犯行刑過程的失敗帶來的痛苦:採用主觀POV拍攝,搭配長曝等方式,讓觀眾觀看時的不舒服,來感受死刑犯所受到的痛苦。

 

剪接與運鏡方面:像是Westinghouse打電話給Edison,採用相同人物大小比例、相同方向的Arc運鏡,並採用交叉剪接的方式;轉場上,則是Westinghouse下達指令將”Edison是電椅協造者的秘密信件”釋出時,以看似在同一場景發生的無縫剪接般進行轉場(其實還是很明顯可以看出來啦!);此外,Westinghouse在萬國博覽會開始架燈的過程,剪接上採取三割畫面,並將Edison放在畫面中間、Westinghouse放在畫面兩側,而Edison的畫面瞬黑、被Westinghouse的畫面取代,而Westinghouse則是點亮燈光的畫面,以畫面比喻Edison被取代、Westinghouse點亮世界。

 

當然當中也不乏許多常用的剪接手法,例如Edison與政府官員的私下通信,採用一開始讀整封信,到只留下”請將此信燒毀,T.A.E.”(T.A.E.=Thomas Alva Edison),再到重覆播放” T.A.E.”,鏡頭越減越短、感覺節奏用來越快,來強調重複性,也讓重點越來越明顯。又或是Edison在得知妻子猝逝的慢動作播放。

 

由Michael Shannon 扮演的Westinghouse,感覺是個中規中矩的演出,總是看起來不太真誠的掙扎,與最後總是在掙扎後拋棄道德、選擇有利的道路,與一般商人無異;Michael Shannon其實演過不少電影,但我有印象的只有Vanilla Sky (香草天空)與真愛旅程(Revolutionary road)。

而扮演Tesla的Nicholas Hoult則是因為扮演X-Man中的”野獸”角色,小有知名度。

 

演員方面,班乃狄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演出方式和過往演出方式並沒有太大差異,而觀看過程中,我曾經有好幾度一直把他在”模仿遊戲”的角色產生交疊的錯覺XD。雖然Benedict 與扮演大助的Thomas Holland在暗房那一幕是情緒張力最滿的一幕,但其實本片的三位主要角色的全片共通點都是以有些壓抑的方式演出,或許是為了避免偏離現實,但難免淪為有點枯燥的百科全書。

 

整部片我最喜歡的是Edison被架空那一幕的構圖,還有Tesla和Westinghouse在Tesla的房間,Tesla提到比起在歷史上留名,他更想做的是改變是人的想法,不久前才和一位朋友聊到這件事,留不留名決定因素太多,能夠透過電影帶來想法上的漣漪或許更有趣。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9
氣氛營造:8
演技表現:7
題材鮮度:8

電流大戰 The Current War Benedict Cumberbatch Michael Shannon Nicholas Hoult Thomas Holland 班乃狄克康柏拜區 Edison Tesla Westinghouse Prestige Cross-cutting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