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篇文章

影評 不瘋魔不成活,一輩子的虞姬

2020-05-14 11:03:47


這部電影闡述的程蝶衣悲苦的一生,那不瘋魔不成活的虞姬,年幼就被青樓的母親送進戲班子,但他始終分不清戲與現實的差別,一句「我本是女嬌娥,又不是男兒郎。」清楚地說明了蝶衣對於自我身分的認知,一開始的念錯,是不願面對旦角的角色,而念對的那刻,他將戲與生活融在了一起,完全的成為女嬌娥,在故事的最後,小樓與他再次談起了這對話,提醒了戲是戲,但他已經無法接受了,他的現實裡沒有霸王,寧願如虞姬一般,不願活在沒有霸王的世界,而他最後一眼,看著他一輩子跟隨的霸王死去。

由衷地喜歡程蝶衣這個角色,對戲的痴狂、甚至成魔的程度,令人不寒而慄卻又很難不被吸引。他就只是喜歡唱戲,不管台下看的人是誰,是不是不懷好意,他就是喜歡在舞台上,在舞台上他才算是真正的活著,因為他一輩子都是虞姬。

冰糖葫蘆好像是提醒蝶衣,不要忘記偷溜出去當時看秀的場景,但對舞台的初心與渴求,以及提醒自己要成就這些,是要挨多少打,若是沒有咬牙撐住,就會像小癩子一樣,失去生命人,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

對於四爺的感情,更像一種逃避,兩人都為戲癡狂,也互相了解彼此對戲的瘋魔,在小樓那兒得不到的,全都依托在四爺身上,畫上霸王的面妆,就好像小樓又回到自己身邊,四爺對於程蝶衣,就像是擁有一件珍品,鍾愛的把玩,宣洩自己對於京劇的熱愛。

小樓其實就是個完全的普通男子,他唱戲,是為了維生,是為了名利,愛女人、愛面子,就像他從未提到蝶一位日本人唱,是為了救他。他甚至有一些英雄情節,取妓女為妻,認為與自己身世相近,被批鬥時,不願承認與妻子的感情,讓人不明白是為了脫身,還是為了不想讓妻子淌他的混水。他不想理解蝶衣的感情,對於戲與生活也分得很清,他也許是最市儈的人,但也是最清醒的。

在電影中無可否認的是它的藝術性,保留了許多時代的文化與京劇的純粹,讓我們經歷清末到共產黨統治文化上的變化與差異,也讓我們看見的種種人性,與侵略的恐懼,演員精湛的演技,也讓人不得不為戲癡迷,跟他一起活在戲裡,不瘋魔不成活。


電影爽度:9
故事劇情:9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10
題材鮮度:8

京劇 藝術 文化 同性戀 自我認同 人性 紅衛兵 文化革命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