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篇文章

影評 越是弱勢的人,往往是社會上最安靜的

2020-09-20 02:11:19


 

這是社會邊緣中弱勢少女的故事,越是弱勢的人,往往是社會中那最沒有辦法發聲的一群,沒有權勢也沒有權利,沒有所謂的真相、沒所謂的真理,在這惡質的世界中,錢才是真理,就算拼命掙扎,也會被錢重重的砸向自己,沉入海中。

故事的開頭就放置一個瑪麗蓮夢露的巨型裝置藝術為開頭,強烈又暴力的暗示我們與這部電影息息相關的性,就如同瑪麗蓮夢露那楚楚可憐無害卻又性感的形象,正代表故事中的女孩們,正是如此天真無邪,但在大人眼裡,將那樣的純潔套入成人思想,變成了無限地罪與慾望。

裝置藝術從一開始的光鮮亮麗,到後來的被貼滿報章廣告的樣子,也象徵在故事中,未成年少女們所遭受的一切迫害,他們就像那藝術品一樣,任人觀看撫摸,卻沒有辦法出聲,任由別人往自己身上貼上話語、標籤,讓那些人得到所想得到的目的,用光了、用髒了,就暴力的鏟除,丟棄。

兩條故事線主要圍繞在旅館員工小米和性侵被害者小雯身上,兩個人都出自於不健全的家庭,小米甚至可能沒有所謂的家庭,他是沒有身分的黑戶,而小雯父母已經離婚,母親又對自己棄之於不顧,兩人都是缺乏愛且沒有人傾聽的族群,因為弱小,總是由大人掌控自己的一切,沒有辦法為自己做決定,甚至是被禁聲的一方,就想在水上樂園的大水管探險的小文和新新,在這深不見底不知道通往何處的大人世界中,他們是如此的渺小。

故事中最無知者莫過於張新新了,在父母的過度保護下,他對於性一無所知,是在故事中最懵懂也是最脆弱的角色,相信大人所說的一切,毫無保留的遵循。「我是為她著想」張新新的父親為了女兒以後的學費以及無會長給的壓力,為自己的不追究做了一個辯護,而到底是為了誰好,結果可能是淺顯易見的。

故事中也探討了檢討被害者的議題,在警察的問話中,對於女孩的證詞十分不相信,甚至誘使女孩說出對於自己不力的證詞,而小文媽媽也在精神耗弱之下開始自我否定,開始懷疑是不是小文的問題,是不是穿太露?頭髮放下太撫媚?開始將罪過歸咎於被害者身上,這舉動讓小文不在相信自己,也不願意在與這些大人溝通。

我想小文是成熟的,他知道這些事情帶來的後果,他知道這世界並不適如此的公平,他知道這社會充滿了惡意,他知道自己在怎麼努力也沒有人願意好好的傾聽,他不知道自己能逃去哪,唯一相信自己的爸爸和自己一樣,沒有權利說話,他不想認輸,所以從窗台一躍而下,一方面想證明自已清白,一方面是將這個世界看得太重太難了,這年紀的女孩,怎麼能承受這來自大人世界的滿坑邪惡呢。

錢就是一切的事實,就算自己是真正的受害者,在權勢之下,一切操弄於既得利益者手上,在錢的面前,所有的答案都能改寫,沒有所謂的公平正義,社會的規則是由他們來寫,自己則是在這佈局裡面微不足道的蟲子。

在故事的最後,小米跟小文都不願對這世界妥協,小文跳下了與這個事件宣示,而小米也在關鍵最後一刻選擇跑走,騎著那台摩托車,與那裝置藝術一起掙脫這個世界。雖然說導演最後留下了看似希望的結局,但他能去哪呢?裝置藝術的最後是到了其他地方繼續展示還是被丟進廢棄物垃圾場?而小米騎走了,他的世界會就此扭轉嗎?這個事件對他如此不友善,他能逃多少次,他真的能選擇自己走的路嗎?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7
氣氛營造:7
演技表現:7
題材鮮度:7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