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宥事典]的文章:


【徐皓峰式武打的近身交手】#宥事典 10 在電影【師父】的記錄片【挾刀揉手】中,徐皓峰對於香港武俠片做了一個評論「(香港武俠片)大多是以蒙太奇的電影技法,代替真實武打。有好多概念,還是延續胡金銓的傳統,把武打舞臺化,追求一個儀態的美感。在京劇的武打,就是打兩下,一定要翻一個筋斗,讓它有一個視覺的變化。」 並且更進一步認為,香港人完成了一種「京劇武術」跟「民間武術」的完美融合;因此,他便希望自己在武打電影中找到一條自己的出路,「那我這兒呢,我就是把北方這種『交手式』的武術,看看能不能把它最大電影化。」  「交手式」,就是兩個人的身體交織在一起,並利用槓桿變出來殺招,概念就跟太極的「推手」非常相近。根據徐導的說法,北方武技,沒有那種蹦跳,而是非常凶險的近距離的格鬥。 這種交手式的架式並不都那麼好看,視覺上也沒那麼瀟灑,但導演就是希望能拍出「不是瞎掰的武打」。劇組人員甚至還透露,徐皓峰並不會事先把招都設計好,而是在現場按照地形、人員,一招一招地去套出來,嘗試(招式上)各種最接近現實的可能,找出想呈現在電影中的感覺。這也是為何徐皓峰的電影中,沒有那些飛簷走壁的鋼絲或眼花撩亂的特效,還是依然能抓住觀眾的眼睛:寫實。 縱觀徐皓峰的電影,除了【師父】裡的「挾刀揉手」,和最後的兵器巷戰以外;還有【箭士柳白猿】中的「划拉巴子」;甚至是【一代宗師】中,葉問與宮寶森的「奪餅大戰」等這些看似巧妙的「徐皓峰式武打」,其實都是徐皓峰試圖呈現出「交手式」的奧妙與美學於他的武俠中。  此外,徐導還提到,他認為西方的動作片,到了【神鬼認證】(TheBourneIdentity,2002)這個系列,是一個里程碑,脫離了原本在好萊塢風行十幾二十年的那種港式武打,從舞蹈化的招式轉變為一種特工式的近戰格鬥。徐導表示,特工的格鬥,其實就是一種交手式。而他以交手式,不管是兵器的還是拳腳的,來設計【師父】的寫實派武打...
[知識] 【徐皓峰電影的近身交手式】
宥影評  2018-01-24 14:38:54
【胡金銓與徐皓峰】 -相隔半世紀的對峙#宥事典 06  在胡金銓先生的經典武俠片【龍門客棧】中,有這麼一段:神秘的游俠蕭少鎡,硬是闖入了被錦衣衛暫時控制的龍門客棧休息。在眾囉囉都敵不過蕭少鎡時,錦衣衛的二檔頭便決定來與這個擅闖者談判交手。於是有了這個經典的隔桌對峙畫面。    過了49年後,這樣隔桌對峙的戲碼又被另一個武俠電影的奇才導演,徐皓峰,呈現。 【箭士柳白猿】中,主角柳白猿原本要去找女主角一起遠走高飛,沒想到一進門,卻發現同樣武功高強的敵人匡一民,已在屋內桌前等他,無奈的柳白猿只好也坐到對面。兩個武林中最厲害的高手就此正式見面,準備來場你死我活的談判。 這一幕雖然看似平靜無奇,卻是整部電影最精彩、最緊張也最具張力的一段,同時也是我最喜歡的畫面。  事實上,整部【箭士柳白猿】,甚至他所有的電影作品,的武打都充斥著這樣的「對峙」:高手過招,勝敗生死往往只在一瞬間,因此不會直接出招,而是要等待時機、刺探對方,當兩人坐到椅子上、當兩人將手都放在桌上,較量就已經開始了。 也許大家會對於沒有出現華麗誇張的打鬥場面而悵然若失,但若能看到了片中「對峙」的精妙處,就會瞭解到,這種「以靜制動」的對決,往往比那些花拳繡腿來得致命得多(頗具古龍的風味)。由此我們也可知,徐氏的電影已經不是拍打架、拍娛樂,而是真正的「武學」! 而沒想到這樣不凡的創作,其源頭便是受到大前輩胡金銓先生的啟發。差別只在於胡氏的是對峙比較偏劇情面的張力,而徐氏對峙中武學的成分又多了一些。  關於胡氏電影中的「對峙張力」,徐皓峰就在影評集《刀與星辰》中提道: 「胡金銓的竹林打鬥借鑒了日本劍俠片,氣氛嚴峻,對峙時完全是日本風格,打鬥時的剪接技巧又超越了日本片的實戰性,開掘出跳躍、飛落的技巧,對動作性極盡渲染。」(注1)  在胡的武俠片中,我們可以發現那「開打前」的緊張氣氛,確實是承襲於日...
[知識] 【胡金銓與徐皓峰 - 相隔半世紀的對峙】
宥影評  2017-08-07 14:04:03
「忘憂」上面那是甚麼?-淺談【健忘村】與海馬之關聯 2017的農曆過年,一部罕見的政治寓言故事,以賀歲喜劇之姿,降臨在台灣的農曆年檔期, 也就是陳玉勳導演的【健忘村】。 劇情描述某一天,一位神秘的道士田貴,來到一個鄉下的小鎮「裕旺村」,發現村中村民都貪婪又無知,於是田貴決定搬出他神秘的法器「忘憂」,準備改變裕旺村...... (健忘村影評: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420504377983404&substory_index=0&id=1316628188371024)   在故事中,田貴的法器「忘憂」,戴在人的頭上,塞入一隻蠶寶寶,便可啟動,法器上的小海馬們開始轉動,使用者即可以開始觀看、刪除被使用者的記憶。記憶刪除後,取出蠶寶寶所退化而成的繭,忘憂即完成,被使用者便「什麼都忘了」。 有趣的是,為何「忘憂」上不停轉動的,非其他動物,甚至其他更具像徵性的雕塑,而偏偏要選擇海馬呢?   時間轉回2011年,台北金馬執行委員會發起了一個【10+10】的聯合創作,邀了二十位台灣電影導演,拍出了二十部各有特色的五分多鐘短片,並以此作為金馬國際影展的開幕片。其中,陳玉勳便端出了風格強烈的奇幻故事【海馬洗頭】。 (【海馬洗頭】幕後花絮: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KGQu9ti5yE) 【海馬洗頭】故事講述一位癡情的女人,為忘掉玩弄自己感情的負心漢,找上了一個能消除記憶老人,進行「海馬洗頭」,把傷心的往事洗掉。片中解釋,會叫「海馬洗頭」,是因為他幫人消除/恢復記憶,就是在人腦的「海馬迴」動手腳。 海馬迴(Hippocampus),是人腦中的重要部分,其作用簡單來說就是將人所經歷的事件轉換為新的記憶,並將鞏固以後的記憶變成長期記憶。若是海馬迴受到損傷,...
[知識] 「忘憂」上面那是甚麼? - 淺談【健忘村】與海馬之關聯
宥影評  2017-02-05 23:05:06
李查德、傑克李奇與【神隱任務】系列 2012年,由阿湯哥主演的【神隱任務】在上映,全球票房獲得2.16億美元的好成績。2016年原班又帶來續作【神隱任務:永不回頭】,卻發現台灣影迷對【神影任務】的原著小說《浪人神探》系列和原著作者李查德並不熟悉。到底李查德是怎樣的作家呢?傑克李奇又是什麼樣的角色呢?   李查德(LEECHILD),原名吉姆葛萊特,號稱【英國驚悚小說天王】(即使寫的故事都發生在美國),在各大歐美推理文學的獎項幾乎都有他的蹤跡,善常冷硬派風格的推理。筆下最出名(大概也是唯一)的人物便是遊蕩於美國各地的退役憲兵傑克李奇(JackReacher) 曾是《魔戒》作者托爾金的學弟的李查德,在開始寫作生涯前在電視台工作了18年之久,製作了許多叫好又叫座的電視節目,但就在四十歲那年,李查德一夕失業,人生從此改變。酷愛閱讀的他,花了六塊美金買了筆和稿紙,正式走上了作家一途。1997年的第一本小說,也是第一次傑克李奇出現的《地獄藍調》(KillingFloor)就榮登暢銷,獲得兩作獎項,此後也不斷獲獎。1997年至今以出了不下20本推理長篇了,並且還持續創作中,是目前最知名的推理小說家之一。   傑克李奇(JackReacher),是李查德筆下《浪人神探》系列的主角。有著異常高大的體格,一頭金髮和一雙藍眼睛。 1960年10月29生於西柏林,父親是美國海軍陸戰隊員,母親是一位法國人,還有一個哥哥喬伊。自小跟著這個軍人家庭遷移各地,1983年自西點軍校畢業後,便進入陸軍當憲兵,並且帶領由憲兵中最厲害的軍人們組成的「110特別調查組」,偵破軍中許多大大小小的凶案。 1997年,三十六歲的李奇自願離開部隊,並開始遊歷美國各地,不定居也不讓別人追蹤,過著浪人般的生活。由於敏銳的洞察力、憲兵查案的專業能力和過人的格鬥技巧,使他在各處旅行的同時也被捲入並追查、解決各種...
[知識] 誰是傑克李奇? - 【神隱任務】系列原著、電影簡介
宥影評  2016-10-21 19:59:16